查看: 361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『争论』AML的MRD是否能指导临床治疗?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6-26 19:18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亲爱的FLOWER,加入流式中文网,一起讨论,一起学习,享受更多福利吧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流式中文网

x
急性髓性白血病(AML)是一种异质性疾病,不仅分类多,而且表型变化多样,因此其MRD(Minimal/Measuarable Residual Disease)的检测也就成了难题。这也造成了目前B-ALL MRD检测规范统一、对临床治疗指导意义明确,而AML MRD的意义争论众多。

就在6月23~24日举办的浙江省血液学年会上,一个关于“MRD阴性的AML选择异基因骨髓移植还是自体移植”的辩论上,就有些临床主任认为MRD不作为临床治疗的指导指标,而只是强调根据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实现的危险分层(如下图):
Fig1.png

我个人的观点是,不可否认,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学是很重要的指标,但是将AML MRD排除在监测指标之外,是极为不合理的。B-ALL的MRD已经证实了其地位,AML的MRD也不会例外,之所以出现目前的情况,问题的关键在于AML MRD的检测方案和分析方法不统一,甚至一些样本质量不佳,造成不同研究的结论不统一,将这些做好了,AML MRD也会和B-ALL MRD一样,会有极高的预后和预测复发价值。

现在临床医生很重视WT1基因,认为WT1基因可以很好的反映MRD水平,实际上并非如此,来看一篇6月19日刚刚发表在BIOLOGY OF BLOOD AND MARROW TRANSPLANTATION杂志上(4.7分)的多中心研究文献,入组了150例做造血干细胞移植的AML患儿,希望对比用DfN(Different from Normal)法分析流式AML MRD和WT1基因表达水平,究竟哪种更能反映移植后的预后情况。
游客,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55 才可浏览,您当前积分为 0

参考文献:
Jacobsohn DA, Loken MR, Fei M, et al. Outcomes of measurable residual disease in pediatric acute myeloid leukemia pre- and post-hematopoietic stem cell transplant: validation of difference from normal flow cytometry with chimerism studies and Wilms tumor 1 gene expression. Biol Blood Marrow Transplant. 2018 Jun 19. pii: S1083-8791(18)30322-7. doi: 10.1016/j.bbmt.2018.06.010.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流式中文网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本站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流式中文网    

联系我们: mail#flowcyto.cn (#改为@)

GMT+8, 2018-10-18 08:3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